我是你ada

下午茶在四点钟开始,不用敲门。

李淡淡:

之前画的一些植物,再分享一下常用的画具~♡

炸裂

MJ末九:

又是心血来潮的速涂

摄影师花

如果金花没西渡,一直活到了现代,估计没事也会去搞搞摄影,四处旅行。然后带着对某只涌泉的记忆。

“你看不到的风景,我替你看,

你失去的记忆,我替你背,

你去不了的地方,我替你走。”


哎呀好虐【开玩笑】


罗弗:

小小小小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红色组,年代久远了

好想发泄出来,痛快的骂他一顿

【瑟莱】Tacit Love 01 死亡

♠Jecci:

  CP向 Thranduil×Legolas  前期PG 后期R( violence/hurt/rape)


 


 


Chapter1. Death 死亡


 


    她还是死了。


 


瑟兰迪尔站在废墟中,凝视着这张阖着双眼的面容,痛苦和不甘扭曲了原本温柔的五官,还温热的鲜血不断在她的银白长袍上晕染开来,绽放成一片妖冶血腥的花,冲击着瑟兰迪尔的感官。


 


侍女阿芙拉怀抱着浑身是血的小精灵,一脸惊恐:“王后为了保护王子殿下...”她听见自己因恐惧而颤抖的声音破碎在空气中,她甚至没有勇气说完这个昭然若揭的事实。


 


 所有的精灵都屏住了呼吸,等待他们高贵的王做出指示。时间久的恍若隔世,纷飞的大雪似把这血流成河尸首遍地的战场又粉刷了一遍。直到瑟兰迪尔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,精灵们高悬的心脏才开始安稳的跳动。


 


“你们下去吧。”他遣退了所有仆从,只留自己和废墟中的她在这冰冷的战场对峙着。


 


冷冽的寒风夹杂着血腥呼啸地灌进了心脏。瑟兰迪尔闭上眼睛还能想起他失去父亲欧瑞费尔时的画面。一样的满地狼藉、痛失所爱。


 


 看着她就那样倒在黑红的血泊中,内心中一部分的自己像是随她一起死在了这个寒冷肮脏的战场,支离破碎分崩离析。站在废墟上的的只不过是一副抽空了灵魂的躯壳。


 


太多的争战,让他眼睛干涩的流不出一滴像样的泪水。一种无力感随着血液蔓延到四肢百骸。内心空洞的像一个漩涡,将他拖进永不见底的深渊,血泊中的景象是深渊底部的梦魇,诅咒着他每一个失神瞬间和午夜梦回。


 


瑟兰迪尔跨过地上一具具的残肢,踩着黏腻浓稠的血液,走到那已失去生命气息的身体前。


俯下身,右手轻抚上她脸颊慢慢抹平扭曲的五官,指间传来的冰凉触感再次宣告着她已死亡的事实。


 


他低下头,如同以前每一个夜晚一样,在那宁静寒冷的容颜上轻吻,随后起身抱起早已僵硬的尸体,冰冷刺骨的血液一寸寸带走他掌心的温度。


 


踏着地上残断的刀剑,穿过未散的硝烟。从他指间不断滴落的血液染红了他的铠甲,也在他走过的皑皑白雪上绽放出血腥妖冶的花。


 


怒号的寒风吹动起他染血的发梢,他低下头在那冰凉的尖耳边喃喃地说:


 


 


“走吧,我们回家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-TBC-